小說-下一世,再把眼淚還給你- (13-17)

TG按讚:0
按讚加入粉絲團
大桃園的美食優惠情報站
TG訂閱10,020
大桃園的美食優惠情報站
TG讚0

容玉璟, 小說, 戚國, 芽月, 葉特合, 阿蓮娜, 阿蠻

芽月的前言

其實我是從國中開始,就很愛寫東西

又剛好高職時代在戲劇社混了兩年,有磨了一點腦袋瓜

20年過去了,腦袋瓜兒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

是真是假,都無所謂了 (我也不會跟你講~)

趁著疫情期間,大家無聊

就加減寫一下吧

有興趣的人,可以留言跟我分享

或是你有更棒的故事,都可以說給我聽

接下來,看故事吧

第一章到第六章段落由此去

第七章到第十二章段落由此去



 

文章重點

第十三章

容玉璟慢條斯理的將眾人帶到京城最大最繁華的酒樓-食為先

而正當容玉璟與毓霖兩人走在最前頭,要進入客棧時

酒樓的掌櫃就急忙衝了出來

「主……公子,別來無恙?」在接收到容玉璟的眼神之後,何掌櫃硬生生的轉了台詞,並簡單的作了一揖

「掌櫃的,今日是否有雅室,我想帶我幾個朋友吃一下你們店內的招牌菜色,我這些朋友是從關外來的,沒吃過海鮮,今天可要評評你們的手藝了。」

何掌櫃連忙將眾人引到酒樓最深處的包廂內,而此時,蘇沐也走到阿蠻身後,悄聲說道

「公主,這兩人是有武功的,而且底子還不差,你看那個容一,雖然舉止行為都像個窮酸書生,可是他的下盤卻是非常的穩啊。」

不只是蘇沐看出來,連阿蠻也察覺到了,可就只有他們兩個人發現這個小細節,另外兩個粗神經的滿腦子只想著等等要吃什麼了

「一切見機行事,你解毒丸有隨身帶著嗎,趙儀舉薦的人,雖說是比較沒有什麼危險性,但咱們還是要小心點。」

目前也只能敵不動我不動了…….

一切待眾人都入席之後,酒樓老板得到消息,連忙進來招呼,開什麼玩笑,自家主上跑來,他再不出面可能就死定了

阿蠻看著眼前名義上是酒樓老板,但年紀卻跟自己差不多年輕的少年,不由得詫異了起來,他….真的是酒樓當家的嗎???

「當家的,先來份百寶鴨,再來個酒槽黃魚.爆竹蝦,鷸蚌相爭,最後來個菊玉凍吧。」

容玉璟有條不紊的點起了菜,看樣子是個熟門路的老饕

阿蠻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家食為先的幕後老板其實是容玉璟,是皇家的情報收集站,一有什麼消息,這邊都可以掌握到

容玉璟看著阿蠻眼裡的打量,知道阿蠻對他依舊是沒有放下戒心,不著急,貓兒有警戒心才好,這才聰明

而毓霖也被他先派去找一個人,所以雅室裡面也只有他們五人

食為先的上菜速度倒也不慢,不一會兒功夫,就陸陸續續上了菜,容玉璟一一的跟眾人講解著菜色

阿蠻看著眼前這碩大的蛤蜊,只覺得新奇,平時在河裡他們也會抓些魚啊小溪蝦,但就沒有這種東西,聽說叫蛤蜊,而蛤蜊裡面居然還塞了東西??

容玉璟簡單的跟阿蠻一行講解了鷸蚌相爭的由來時,阿蠻不由得覺得玩味

「這大蚌跟鷸鳥也太恁死心眼了,各退一步不就得了嗎?只能說對彼此之間的不信任,反倒讓漁夫得利了。」

「所謂的鷸蚌相爭,就是用這大蛤蜊撬開一點點,然後廚子將調味好的雞肉泥塞入蛤蜊殼裡,丟入蒸籠裡面蒸,雞肉的肉味跟這蛤蜊的鮮味融合在一起,就是海陸的概念,外面上的小竹籤,就是代表著那守在一旁的漁夫啦,這樣的設計,也方便讓貴人們可以直接用竹籤子直接把裡面的內餡給拿出來,倒也不沾手呢!」

酒樓主人-何捷正笑咪咪的跟眾人解釋著菜色的烹調方式,聽得阿蠻一行人整個是大傻眼,這戚國人也太講究了吧

「我的伊拉,你們戚國人一天到晚都把精力花在吃東西上面了嗎??這到底是誰想的啊」雷托不禁脫口而出,戚國人怎麼這麼閒?

「正是不才在下,也就是我本人。」何捷笑嘻嘻的接上話

這真是讓人意外極了,看起來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居然可以想出這樣的菜色,這也難怪可以經營這麼一家酒樓了

雷托直接動手吃了一個,馬上驚呼著,這肉餡也太鮮甜了吧,像是肉團子卻又不是,怎麼這麼好吃

接著,又再上了一道爆竹蝦,容玉璟知道草原上能吃到鮮美的大蝦是很難的,所以專挑了一些少見的大菜給阿蠻等人試試

何捷一邊分菜給眾人,一邊講解著

「這爆竹蝦,是選用我們戚國引進雪山的山泉水養殖的大草蝦,先用麵粉薄沾,再大火熱油快速炸熟

一旦炸熟了就馬上丟入調好的蜜糖裡面搖晃著,再馬上丟入冰水中,所以蜜糖就變了保護膜,將蝦仁包成像一顆球,貴人們請嘗嘗,要快點吃,這入口會有驚喜的。」

阿蠻半信半疑,沒等雷托他們先吃,就直接拿起了一顆圓型蝦球放入口中,沒等她思索,這居然是冰的?!

蜜糖遇到冰水就變硬了,一入口,那蜜糖球的外表就裂開,裡面的糖水就爆開來,難怪會稱作爆竹,這蜜糖是加了酸梅嗎,酸酸甜甜的,再配上彈牙的蝦肉,非常開胃呀

容玉璟發現,他甚是喜歡看阿蠻吃東西的模樣,像她吃到爆竹蝦,一下子被裡面的酸梅汁酸到皺眉,一下子又瞪大眼睛,慢慢咀嚼著嘴裡的蝦肉,怎麼吃個東西也可以有那麼多表情??

「貴人,是不是被這爆竹蝦給擄獲了芳心呢?!那麼來吃個百寶鴨吧,貴人您猜猜,這鴨子裡面應該會有什麼東西?」

何捷指著桌上一隻很平常的烤鴨,也沒有過多的裝飾,再怎麼看,都變不出什麼花樣呀!

「能有什麼東西呢,我們在草原上吃烤雞,不就是直接放血拔毛清內臟,直接上架烤了呀,難不成還生了小雞不成?」絳珠兒不解的看著何捷,這老板也太笨了吧,鴨子裡面還能有什麼呢?

「這位貴人您真聰明,就是小雞,您且仔細看看。」

何捷從腰間拿出一把精美的小刀,迅速的從鴨脖子往鴨肚劃開,一下子濃郁的香氣瀰漫開來,赫然發現,這烤鴨裡面居然還有一隻春雞,原本阿蠻以為只有這一隻春雞了,沒想到何捷把春雞拿出來之後,又再劃開春雞的肚子,裡面還躲了一隻小鵪鶉,真令人大開眼界了

正當何捷正要講解百寶雞時,趙儀進來了,原來毓霖去找的人就是他

 



第十四章

趙儀覺得自己真的需要去拜拜祭改一下,原本以為主上只是充當一下雷托的嚮導,沒想到阿蠻也在裡面,早知道他就問清楚同行者有誰啊

要不要毓霖帶來旨意要求他現身消除阿蠻的戒心,他可能還在官邸裡面慘遭阿蓮娜跟掌事嬤嬤的質問

沒有錯,阿蠻他們偷跑出來的事情,被嬤嬤們發現了,幸好毓霖趕來了,抓了個理由就趕了過來

「姑娘,原來您在這,我都快要急死了呢!!!」在途中,毓霖就有先告知主上隱瞞身份的事情讓他留了個心眼

見趙儀現身,阿蠻跟蘇沐倒也放了心,至少,也能証明這容一跟容二,應該不是什麼壞人才是

「趙大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您的姊妹現在正在府裡大吵大鬧中…….。」

阿蠻一聽就明白,這阿蓮娜就是屬於一定要鬧到全部的人都聽她的才肯罷休,現在發現她偷溜出來,肯定又會吵個不停

「我大哥不在嗎?派我大哥出馬不就得了?」阿蠻滿臉不在乎的挑了一個鷸蚌相爭來吃,剛剛還小心著先看了雷托吃下去有沒有事,一直不敢動手,現在趙儀來了,代表東西是可以吃的,當然要吃看看啊

「就是這麼巧,令兄也跑出去了…….。」 趙儀真的非常無奈,滿天的神佛到底有那一尊可以馬上顯靈來救救他幫他淨化一下,怎麼就都擠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了呢

「這樣啊…..那不管她了,來嘛一起來吃啊,人多才好點菜啊~容先生你說是不是?!」

既然都溜出來了,當然是要吃飽喝足了才行,有什麼事,等回去官邸再說

容玉璟看了毓霖一眼,毓霖心領神會的轉身離開

何捷也馬上喚來下人幫忙添置新餐具

「老趙,來來來,快來吃這百寶鴨,今天的鴨子外面刷的是剛收集的桂花蜜,裡面的春雞我用杏花酒泡過了,最裡面的那隻鵪鶉塞滿了蒜頭哦~新產品新產品,幫我試試。」

「老….老趙???」雷托一臉不敢置信的在何捷跟趙儀兩人臉上來回看著,這兩人明明就跟自己差不多年紀,叫….叫什麼老什麼趙啊

阿蠻輕咬了一口那晶瑩剔透的鴨皮,只聽那清脆的聲響,但滿嘴都是香甜的,鴨油順著鴨皮一路滑落到喉嚨深處,這跟他們在草原上吃到的完全不一樣啊~~~

再試了一塊浸泡過杏花酒的春雞,這酒味好香啊,雖然是雞胸肉,但是不會乾澀,頗讓人驚艷

容玉璟默默的倒了一盅杏花酒給阿蠻

「這是選用上好的糯米做的,戚國的水渠多,養了不少好花,所以放了不少杏花花瓣,味道很清香,可以試試 。 」

阿蠻拿起了酒杯,先聞了聞,這杏花酒單是聞味道,杏花的清香是有的,還算濃郁,自己也是喝馬奶酒長大,這應該是小兒科吧

正當阿蠻還在聞這酒香味時,雷托就搶過這杏花酒一飲而盡,容玉璟等其他戚國人都看傻了眼,怎麼喝的這麼猛,這酒的後勁可強的啊

「我說,這杏花酒怎麼這麼甜呀,還是我們的馬奶酒比較道地,嘖嘖。你們幾個看著我幹嘛?」

「雷公子,這杏花酒的後勁很強,您還撐的住嗎??」容玉璟有點後悔沒有提醒阿蠻這酒的後勁很強,沒想到會被雷托搶走

「沒事沒事,咱們草原的馬奶酒比這個烈多了~我們喝馬奶酒長大的,這區區小兒科,我沒有看在眼裡,沒事沒事。」

阿蠻見雷托喝了一杯,沒有什麼問題,就盯著容玉璟手上的酒壺,容玉璟見狀,趕緊又再倒了一杯給阿蠻試試

阿蠻不像雷托這麼衝動,慢慢的喝了一小口,這杏花酒的香氣很重,好像還多一點果香味,非常滑順,不知不覺就把那一小杯給喝完了

此時雷托已經喝了三.四杯,臉上已經開始泛紅,也開始結巴起來

「奇怪,你們是學了分身術嗎?怎麼一下子多了好幾個容先生啊??」

糟了,這酒的後勁真的像他們說的很強,雷托喝的又猛,已經在胡言亂語了

阿蠻見狀,起身想去扶住雷托,沒想到何捷的動作更快,連忙從雷托的腋下撐住他

「貴人,我想,您的哥哥應該是醉了,我們旁邊就有準備軟舖可以給雷公子休息,您繼續慢用,我先帶他去休息,就在隔壁,我待會兒把穿堂之間的隔門打開,您可以直接看到雷公子,不必擔心。」

雷托的酒量還好,但酒品不錯,醉了就是倒頭就睡,不像阿蓮娜,喝醉發起瘋來非常恐怖,想到阿蓮娜喝醉發瘋的樣子,阿蠻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幸好雷公子有先吃點東西墊胃了,不然那杏化酒性冷,空腹喝倒也傷胃。 」

何捷將雷托扶到隔壁安置好後,又再回來與阿蠻一行人聊天用餐

「聽說雷姑娘是關外人士,那麼想必對於咱們戚國的風土人情感到好奇,這次花燈節你一定要好好的逛逛,尢其是摘仙閣,每一天都有不一樣的藝館推派的花魁在前方廣場表演,最後一天還會有很大型的煙花可以看呢!」 何捷諜諜不休的跟阿蠻提起這一年一度難得的盛會,卻沒發現阿蠻臉上的無奈

最後一天啊….連明天能不能溜出來都很難講了,怎麼看最後一天的精彩表演秀啊

阿蠻無奈的扯動了嘴角,露出的笑容,卻也被容玉璟給察覺到了

「別扯遠了,遠來是客,你們從關外來的,想必是吃慣了野味,雷姑娘可否幫何老板試一下這道踏雪尋梅,給這小子一點意見,不然他簡直就是目中無人了。」

所謂的踏雪尋梅,其實就是用山藥雕成梅花形狀,再放上烤好的鴨胸肉,中間淋上調好的醬汁,再用紅色的酸梅醬汁點綴在梅花山藥片上,相當別致。

阿蠻輕嘗了一口,就馬上放下了筷子,分明就是不願意再動口的樣子,這下子換何捷尷尬了,這道新品他想了很久,怎麼這位小姐只吃了一口就不動了呢?

「味道太淡了,你這淋在鴨肉上面的醬汁調的不對,味道不夠,山藥片本來就是味道清爽的食材,你這個要再加點重口味的調味料才行,明兒個,我請我家侍女帶上家鄉自己調置的調味料給您試試,何老板,您看可好?」

一聽到有關外的調味料,何捷的眼睛發亮了,他本就是個在廚房生長的男人,最是醉心於研發菜色跟配置調味料了,關外的辛香料向來就是各個部落都有自己的配套,現下可以有一個新的調味配方,他當然連聲答應了下來

「雷姑娘真是謝謝您了,明日在下在此恭迎兩位小姐大駕光臨。」何捷說完還煞有其事的向絳珠兒跟蘇沐各自行了一個大好的禮,逗的這兩個小妮子開心不已

夜漸漸深了,而街上的人群依舊絡繹不絕………

 

第十五章

意外的是,當阿蠻一行人回到官邸時,掌事嬤嬤們居然沒有嚴厲的指責她們,只是吩咐著下次出門要先告知一聲。

這讓阿蠻他們太出乎意料了,大家都以為是趙儀的緣故,殊不知是容玉璟讓毓霖回來找趙儀時,頒的一道口喻,為的也是讓阿蠻他們在還沒有入宮前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只是真相是否真的只是想讓阿蠻好好的體驗一下百姓生活,還是容玉璟想多與阿蠻見面,這就挺難說的了……

最讓人痛快的是,其他羅札的王女都可以參與這七天的花燈節,就唯獨阿蓮娜不行,這倒不是容玉璟的意思,而是阿蓮娜太跋扈了,學個禮儀都要三催四請, 動不動就把她那個嫁給戚國六郡王當側室的姨母給抬出來,不為何,就只因為這姨母是當今太后是姑嫂關係,掌事嬤嬤們當然要磨這個女孩的脾氣。

「公主,您今晚還要讓那個容公子帶我們逛嗎??」蘇沐正在幫阿蠻梳頭,有點擔心的看著鏡中的阿蠻

阿蠻當然知道,這個容一的來歷不明,而且她的身份又是即將嫁入皇室的羅札王女,於情於禮,都不應當有過多接觸

「今晚先不出去好了,你等等讓絳珠兒跟雷托把調味料帶去食為先給何老板,並且讓雷托回絕掉容公子,昨晚咱們已經大概知道這花燈節怎麼逛了,明後幾天再逛也無妨。再者,我們如果天天跑出去,這難不保阿蓮娜又發瘋,依她的性子,肯定是要抓機會撕了我,何必給她落下話柄呢。」

「說的也是,那我等等拿那點調味料給絳珠兒。」蘇沐正準備去拿東西時,卻被阿蠻叫住

「等等…..那個絳珠兒他們肯定會在那邊吃東西,叫他們回頭帶點東西回來吃,還有那個杏花酒….」

蘇沐心領神會不由得笑了一下,原來自家公主也貪杯了呀~

容玉璟知道阿蠻有意的疏遠隔離,頓時覺得自家這個小未婚妻也算是懂禮儀的人,這樣也好,但容玉璟 卻也再次跟雷托定下了最後一天的花燈節之約,要雷托帶阿蠻來看最後一天超大漂亮的煙火跟花魁最終競賽。

雷托果然真的夠義氣,不但幫阿蠻打包回來不少好料好酒,還帶了漂亮的鈴噹紅綿線手環,超好看的呀~~雙手擺動時,叮叮噹噹的,也讓阿蠻想到每當家鄉慶典時,穿著美麗的族服,上面就是繡了不少小小鈴當呢

「我說三王子,您也帶太多東西回來了吧,我們才兩個人怎麼吃的完啊。」蘇沐瞪大了雙眼,看著雷托跟絳珠兒擺滿了桌子上精緻的菜色,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這要吃好幾餐才吃的完吧….

結果最後還是把麗坦兩姊妹也叫了過來,甚至也把剩下兩個同是陪嫁的遠房族妹跟著請過來,但絳珠兒就是沒請阿蓮娜,因為阿蓮娜正被太后底下的嬤嬤給訓練著,本來絳珠兒就沒打算要請阿蓮娜過來用餐,只是剛好有理由讓她可以不用去請這尊大佛。

阿蠻姊姊,這是那兒的酒樓啊,怎麼這麼好吃,怎麼會想到把蝦子放在這白白的東西上面啊?」麗坦一邊吃著帶回來的大蝦,一邊還不忘再夾起旁邊的牛腱子肉,沒辦法,官邸裡面的廚子好像很怕他們吃,份量都很少,搞的他們晚上都餓到受不了,還得託婢子去外面買點乾糧放在房裡啃,多辛酸啊!

「翁主,這個是食為先另一個熱門餐點,叫做梅花飄,聽說是拿了個裡層抹了厚厚的鹽巴的大鍋,再把大蝦子放到這鹽巴上面下去蒸,這鹽巴奴婢也是第一次見,吃起來是鹹味兒,可以讓這個大蝦子吃起來很有味道呢!!」絳珠兒一臉得意的跟大家講解菜色,那語氣,那動作,活脫脫就是第二個何捷

阿蠻斜眼看著這絳珠兒,這孩子怎麼學的如此生動

「我說絳珠兒,你也學的太像了吧,怎麼,喜歡做菜嗎?改明兒要不要把你推薦去食為先偷學個幾個月再回來做給我吃?」

「別別別,公主你別笑話我了,我就只會當個服待人的丫頭,殺雞殺牛的我可以,我看他們在煮的過程也太繁雜了,我看了就頭暈。」絳珠兒連忙搖頭宣告不幹這種吃力的工作

此時雷托正若有所思的看著眼前的梅花飄,再看看阿蠻,此時心裡突然萌生了一個念頭

「我說阿蠻,我的好妹妹,咱們要不商量一下?」

又來了,每當雷托開頭叫她好妹妹,就肯定沒什麼好事,難不成今天送她手環就是有求於她??

阿蠻不講話,雷托就又撒起了嬌

「我是看這鹽巴,咱們草原不是沒有嗎,剛好何老板拿到我們調的調味料就覺得非常新奇,還一直問我們配方,我在想,要不,咱們把這鹽巴運到草原,咱們的調味料可以引到戚國,這樣我就可以不用老是待在草原呀,你覺得這法子好不好?」

阿蠻想想,這倒也不失個好法子,阿爹既然要雷托留在戚國葉特合肯定會翻臉,但如果照雷托這種走商隊模式,只對自家部落跟酒樓,一來不招搖,二來也讓葉特合可以帶著雷托跑,三來葉特合若日後真的成為了草原上的王,對雷托是更大的助力。

「我覺得倒是可行,但是咱們對這個酒樓老板還不是那麼熟悉,必要時,你還是帶著趙大人一起去,咱們先不主動說要合作,讓對方開口,咱們才有籌碼跟他談,只是趙大人跟何老板是舊識了,我又不方便跟你一起跑……」

「我陪雷托去!」葉特合不知道在外面聽了多久,突然走進來打斷了阿蠻的思路

「雷托確實不適合留在草原,但他太單純了,很容易被騙,你就做好你的妃子,他的合作我會顧著。」

葉特合說元,就逕自坐了下來,拿起了一隻烤好的切塊的小羔羊腿來啃,咬了一口,皺了一下眉,轉身跟自己的貼身小廝拿了調味味來灑,心想著,這戚國人吃的東西也太無味了吧!!!

 



第十六章

轉眼間,已是花燈節的最後一天,這中間阿蠻還是有跑出去一次

但是那次有葉特合跟隨著,光是葉特合那一副殺神臉,每個店家看到都不怎麼敢做她們生意

那天的逛街,其實是草草結束的,所以阿蠻對這最後一天的花燈節是相當期待的,今天過後就要再等一年了,但明年她早已嫁入皇宮,是沒有機會再看到如此盛況了,一想到這,阿蠻決定就趁著今晚,一定要一次玩個夠!!

有了上次的前車之鑑,阿蠻這次就沒讓葉特合知道,依舊又是原班人馬偷溜出門,只是這次少了趙儀

而這次已打定主意要玩了,所以早早就先在官邸用過了晚膳,就馬上衝出來。

一跟容玉璟會合了,雷托就吵著要去放花燈,容玉璟便帶他們到主要的水渠幹道這邊來,而現場早已是滿滿的人潮,隨處更有不少攤販在賣著現成的花燈給客人們,現場書寫上自己的願望,便可以帶著花燈自己找個地方放水流即可。

眾人都各自挑了自己喜歡的花燈,雷托挑了一頭熊,絳珠兒跟蘇沐都挑了花,容玉璟挑了一隻龍,而阿蠻卻是挑了一頭鹿,面對大家的疑問,阿蠻則是給出了這樣的答案

「鹿兒的眼睛最美了,而且這是我們聖湖的守護者,聖湖也給了牠們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也想當一頭鹿兒,過那樣的生活。」

在專用的紙條寫上自己的心願,自己的名字,塞進了花燈的肚子裡,各自找了個空間,點燃起了中間的燈芯,放入渠道中,看著花燈緩緩流走。

渠道上滿滿各式各樣的小花燈在河面上漂浮著,旁邊還有幾艘小船在旁邊守著,有的船上還有小孩童吹著小笛子,氣氛相當熱鬧

「容先生,為什麼渠道上還有小船啊,他們在船上不怕把這些花燈給撞翻掉嗎?這樣大家怎麼許願啊!」 絳珠兒不解的問著

「這些小船的體積小,也只能載著兩個人,最主要是怕有些花燈可能會流到靠近河邊的柳樹,那些柳樹的枝葉如果沾惹上了花燈的火苗,那麼就會燒起來,嚴重的話還會一路燒到附近的民家。所以官府才會聘請這些船家來看顧著,每個渠道或是轉角處都會有安排,也算是幫這些船家多一點收入,而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他們的孩童就會用笛子吹起曲兒,逗客人們開心,有的百姓看孩子們可愛,或是漁家女美艷,都會朝他們丟物品或錢財,這也是主上早在太子的時候就開始實行的。」

這一番見解倒是讓阿蠻連連點頭,她沒有想到, 光是一個放花燈祈福,就有這麼多細節,而且還是皇帝的安排,可見這位戚國皇帝是個心思頗細的人

就在阿蠻容玉璟聊天討論時,卻渾然不知,此刻他們的互動,已經被躲在遠處的阿蓮娜看的一清二楚,卻也為她日後的生活帶來了不小的風波。

阿蓮娜求了太后宮中的崔嬤嬤好久好久,好不容易才得到允許可以出門,聽麗坦說雷托上次帶的食物非常美味,她帶著婢子就去嘗嘗,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要點什麼,更不清楚這邊的物價,帶的錢不夠,還差一點被當做是來吃霸王餐的,要不是有一個自稱是親王的人幫她們付了錢,她真的會被抓走,到時候肯定會被太后罵死

阿蓮娜吃的不盡興,才剛走出來,想去放個花燈祈福一下,就讓她看到阿蠻正在跟一個陌生男子熱烈的聊天,這讓逮到機會的阿蓮娜怎麼能不興奮,馬上就想衝出去,來個當場抓姦,看她阿蠻還有什麼臉面嫁入皇宮裡面

「等等,郡主,你想幹嘛?!」崔嬤嬤在官邸左思右想,覺得依阿蓮娜的個性,放她跟婢子出去肯定還是會作亂,索性還是出去尋人了

剛走到這離市集最近,人最多的渠道,就看到阿蓮娜氣沖沖的,還挽起了袖子,頗有要找人幹架的衝動,覺得這成何體統,趕緊先把人拉住再說。

「崔嬤嬤你看,這阿蠻正在跟陌生男子偷偷的私會,這還不讓我抓到了嗎,還沒嫁入皇宮就搞出這事兒,看我不端了她!」

阿蓮娜興致沖沖的就想要往前衝,崔嬤嬤定睛一看,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這不是自家主上嗎?還是一身輕裝,毓霖不在身旁那肯定是在暗處守護著,這分明就是微服私巡。阿蓮娜如果衝了過去,要嘛就是壞了主上的興致,這還是小事,嚴重的話可能馬上就被當做刺客給就地格殺,那就完蛋了。

「你給我站住,妳千萬不能過去,瓶兒,把她給我帶回去官邸關起來,你們兩個把郡主架住,快!!」

崔嬤嬤趕緊使眼色給身旁邊的小廝,將阿蓮娜從後頸劈暈之後,就低調的把人帶回去,崔嬤嬤覺得阿蓮娜真的是個很恐怖的燙手山芋,應該要直接軟禁到大婚當日,直接跟著丟入陪嫁行列裡面,送入皇宮裡面就好,免得多生事端!!

然而,這邊的事情都沒有讓容玉璟阿蠻發現到,一行人依舊是開始的逛著花燈節,不過毓霖卻從暗衛群這邊收到了消息,這也讓毓霖對阿蓮娜跟崔嬤嬤這兩個人都留了個心眼。

總算是來到了花燈節的最後高潮,就是選花魁,花燈節每一個晚上都會有一間藝館推派自己藝館裡面最有聲勢的姑娘出來比賽,每間藝館都有各自代表的花朵,要投票的人,買一張印有花形銘文的花箋紙十文錢投入官方製作的箱子裡面,最後一天開箱登記,看是那個花形的花箋最多,就知道花魁今年花落誰家了

「那麼,都不怕會有人會偷天換日,把花箋紙換過嗎??」蘇沐好奇的問著容玉璟,來了一趟戚國,真的覺得戚國人的花樣真的特別多,要是在羅札,就出來打一架,看誰贏就給她花魁之名不就得了?

一說到說個,容玉璟就更得意了:「不會,因為這花箋的紙是用皇家專用的宣玉紙,別的地方是買不到也不能買到,上面還有印上皇家圖騰,這種東西如果再被調包的話,那麼底下那些官員就很該死了。」

阿蠻一行人來到了廣場這邊,正好在唱名花箋紙的數量,看來是重頭戲啊!!

由看板上的數量來看,目前是新然藝館跟耘蔚舞坊兩家拚的最你死我活,往往一下子是新然衝上去票數,但沒多久耘蔚的票又再追上來,每開出一票,都搭配著支持者的歡呼聲,那種感覺真的好振奮啊!!!

最後結果出來了,原本大家以為新然藝館這個老字號應該是勝券在握,沒想到卻是在最後小輸了耘蔚舞坊十多票,緊張的氣氛卻也讓全場為之高亢

而這次今年的新花魁就讓耘蔚舞坊的雲娘給拿下了,照慣例是要請新花魁上台表演的。

只見一個身形纖細,穿著一身鮮紅色宮裝的女子,正緩緩的上台,吸引住阿蠻的是,這位新花魁是戴著面紗,聽容先生說,耘蔚舞坊才剛開幕不到一年,但是會名氣大增,全是因為這位新花魁雲娘,而且是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也不輕易展現真面目,其高超才氣跟琴藝,讓不少達官貴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正當阿蠻想的出神時,雲娘正不慌不忙的走到定點處,向台下的百姓作揖行禮後,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把長劍,大家都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雲娘卻開始舞起了劍,別看這雲娘嬌滴滴的,舞起劍來卻是英姿颯颯,頗讓人出乎意料

此時雲娘舞完一曲,卻突然將手上的劍拋向高空,剎那間,滿天的煙花散開了起來,煙火聲接連不斷,讓人看傻了眼,雲娘手中的那把劍就像是一把針,將黑幕給刺破,秀出了滿天煙花的景像,而這一幕景像卻也深深的刻畫在阿蠻的心裡,直到她死去…..

 

第十七章

那天看完煙花後,大家就此告別,容玉璟也很識時務的說道,嚮導的責任已完了,就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而沒過多久,就是大婚當日了,而前一晚,阿蠻的二哥布特爾也先到了戚國來,也算是代表著羅札繼承人的身份前來觀禮,幫阿蠻壯壯場面的,這也是百年來,唯一一次羅札部落一下子有三位王子全數到齊的婚禮,因此更引人注目了。

大婚前一晚,整個官邸就開始熱鬧起來了,先是由跟著布特爾過來的巫女幫阿蠻等人祈福灑聖水,再吟唱部落的聖歌。

而一大清早阿蠻則又被拉起來梳妝打扮,算一算,她只睡了不到兩個時辰。

比較特殊的是,明明進到官邸後,都是換上戚國的服裝,但是今天大婚之際,嬤嬤跟婢女們都是先幫阿蠻一行人換上了羅札的傳統大紅儀服,著裝就緒之後,時辰一到,他們就上了馬,由禮官牽著馬兒,慢慢向皇宮方向前進

為首的是趙儀,身為大學士的他,騎著白馬,後面則是布特爾為中,葉特合跟雷托在兩側,三人策馬併行,後面才是王女阿蠻阿蓮娜緊跟其後

這也算是迎親的其中一環,在官邸要前往皇宮的路上,就一定會經過官道,就跟上次在外城的情形一樣,先接受百姓們的夾道歡迎,也是儀式的一環

而這次在京城的百姓夾道歡迎,就一切相當順利,完全沒有任何突發狀況,這也讓趙儀鬆了一大口氣,當送嫁隊伍走到皇宮大門時,全部的人都下馬,以阿蠻為首,轉身背對著已打開的大門,看著藍天,跪下行膜拜之禮,以天地為父母,有拜別之意

膜拜完之後,阿蠻一行人起身,居然是當眾換下羅札傳統儀服,解下頭冠,將外衣褪下,身旁的婢女連忙幫阿蠻換上戚國正妃的朝服,這也是儀式的一環,代表著羅札王女已放下關外草原的一切,以一個新生兒的身份,嫁入戚國王宮。

「禮成,請羅札王女接冊寶進宮。」禮部尚書端上冊寶交給阿蠻阿蠻緩緩的走向前,而趙儀跟在阿蠻後面,低著頭,雙手捧著一個盤子,上面放的正是那把割羊刀,緊接著是羅札部落進貢的珠寶跟皮毛,最後才是陪嫁的王女們

阿蓮娜忿忿不平的看著走在前方的阿蠻,不過就是好命投對了胎嗎?等他們都進了宮,身份就一樣都是皇帝的女人,她一定要想辦法把阿蠻踩在腳下,贏過她!!

阿蠻緩慢的走在紅毯上,這是她的宿命,對於那個名為他丈夫的戚國皇帝,其實她沒有過多的期待,因為從小就知道,後宮裡面多是鬥爭,沒有什麼真愛可言。雖然她也渴望著可以有個一心一意只有她的丈夫,但身在皇家,就絕無這種可能,所以早早就放下了這種無謂的渴望。

只是為什麼,她的腦海裡總是想起那個窮酸儒生?雖然知道這只是個過客,但是,那天看煙花時,他笑嘻嘻的對著她笑時,她是有點心漏跳了一拍,滿天的煙花配上這男人燦爛的笑容,竟是意外的刻印在她心上,只能說無緣吧,趁自己沒有沈淪時,即時的收回自己的心,此生不再相見,也好……

正當阿蠻還在胡思亂想時,已經走到了一半,此時左相拿著聖旨站在中間 :「羅札王女請接旨。」

阿蠻等一行人一聽到,馬上跪下聽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爾等羅札之女,與戚國締結盟親,羅札之女溫儒恭良,敏慧謙恭,著,冊立正三品妃位,賜號恪,入嚴華宮,欽此。」

此聖旨一頒,在場的人無不一震驚,正三品?!那可是貴妃之下,六大妃之首,而且還另外賜號,可見戚國皇帝非常重視這位羅札公主,一進宮就給了這麼高的位分。

「恪妃娘娘,您該接旨了。」左相褚如云看到阿蠻一副傻了的表情,也知道這孩子應該是有被嚇到,一出手就是正三品,新帝是故意的嗎??

「臣女接旨,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阿蠻是真的錯愕了,向來羅札王女入宮,大部份都是從正五品的貴人開始,就連當今的和太妃,她的親姑姑,當年從四品的妃子階級就讓人覺得先帝破壞規則了,現在居然直接就封她正三品,還賜號,直接輾壓其他妃子,阿蠻只覺得,未來的皇宮生活應該不會太好過了,她沒有想要這麼快就站在風頭上啊…….

阿蠻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繼續往前走,頓時,她真的覺得手上的皇妃冊寶,真的有點沈重。照禮節來說,她是不能抬頭直接面見主上的龍顏,所以只能一直低頭往前走

總算是走到底了,但還要上樓梯,這時候,就由戚國帝姬,也就是皇帝的長姐-瑤華帝姬牽著阿蠻,一步一步踏上階梯,而階梯上則是灑滿了蓮花花瓣,則有步步生蓮的吉祥含意,當然,這種殊榮也只有阿蠻才有,其餘的陪嫁王女都只能在底下分兩側守著。

終於走到了頂端,瑤華帝姬將阿蠻的手,交到皇帝手中,那是一雙白淨的大手,指節分明又修長,但掌間有厚繭,是拿劍的練家子,看來這位皇帝也會武功啊

「愛妃怎如此害羞,到這個時候還不敢正視朕?」

耳邊響起一道感覺熟悉的聲音,阿蠻只覺得這聲音好像在那兒聽過,抬頭一看,阿蠻整個人呆住

怎麼會是你?!!!窮酸書生,容一,居然是戚國皇帝容玉璟!!!!!

 



 

 

 

 

 

 

 

 

 

 

 

 

 

 

 

 

 

 

 

 

按讚加入芽月的粉絲團

延伸閱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