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下一世,再把眼淚還給你- (7-12)

TG按讚:0
按讚加入粉絲團
大桃園的美食優惠情報站
TG訂閱10,020
大桃園的美食優惠情報站
TG讚0

容玉璟,小說,戚國,芽月,葉特合,阿蓮娜,阿蠻

芽月的前言

其實我是從國中開始,就很愛寫東西

又剛好高職時代在戲劇社混了兩年,有磨了一點腦袋瓜

20年過去了,腦袋瓜兒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

是真是假,都無所謂了 (我也不會跟你講~)

趁著疫情期間,大家無聊

就加減寫一下吧

有興趣的人,可以留言跟我分享

或是你有更棒的故事,都可以說給我聽

接下來,看故事吧

第一章到第六章段落由此去

 



文章重點

第七章

白天的混亂,免不了的,還是傳到了迎親使者的耳朵裡

這一夜,在大家要準備晚餐,葉特合帶著雷托去打獵時

禮儀大學士就來找阿蠻

趙儀併退了隨身護衛,向阿蠻深深的行了一揖 :「下官參見公主。」

「趙大人,有什麼事嗎?怎麼會在這個時機點上來找本宮。」

面對這個年紀輕輕就可以當上大學士的趙儀,阿蠻是好奇的

原本前來求親的使者裡面,為首的是左相褚如云,但左相一聽到是由葉特合親自送妹出嫁

就開心的先趕回戚國

美其名是要先回戚國回報佳音,但其實大家都知道,褚老是急著要趕回戚國

再不回去,他可能就要一路拉肚子拉到脫腸了

沒辦法,年紀大了,水土不服嘛

但這種顯擺身份的使者頭銜怎麼可以不撿來做呢~

「今日的事,著實讓下官對公主真的是刮目相看,下官佩服。 」

「趙大人,有話就直說吧,何必拐彎抹角的。」

阿蠻靜靜的看著這年輕的大學士,之前都是褚老打點一切,這個大學士很少出聲

甚至阿蠻會覺得,這個叫趙儀的年輕人是否跟自己一樣

都是默默的躲在別處觀察的同路人

趙儀笑了笑,這個草原來的公主還真的是直爽,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還要費心思

「下官對於公主的膽識相當欣賞,一旦公主入宮,若有需要下官的地方,下官願為公主效忠。 」

阿蠻聽到這話,不由得瞇起了眼睛,這人的心思也太詭異了,她只是個草原上的部落公主,這麼快就來投誠效忠,令人費解不已

「我記得戚國皇帝有明文,前朝跟後宮是不能有所牽扯的,您就不怕我一入宮,就跟皇帝告狀?!」

趙儀又笑了笑:「我當然知道公主是不會相信我的,但是您請看這個。 」

說完就挽起了袖子,露出了左手上手臂內側,有個小小的雙菱圖騰烙印

阿蠻看到這個烙印不由得瞪大了眼,看著趙儀

「公主殿下,我是大王培訓出來的暗衛,雖然我不是羅札人,但是年幼時我父母慘死在其他部落的刀下

是大王救了我,這次跟著迎親隊伍前來,也是來領大王的任務。」

趙儀秀氣的臉孔在營火的折射下,忽暗忽明的火焰讓他的臉孔看起來更添了一股邪氣

「我阿爹有什麼交待嗎?」

阿蠻記得,在那天的深談中,巫里只跟他說,記得要去找她的姑姑,也就是現在的全太妃,後宮裡總是要有個強力的後盾才不會被欺負

「大王只要求在下全力守護好公主的安全,直到公主入宮,前朝的事情不會讓公主操心,可是如果要是兩方開戰,大王則說…..」

「不用顧慮我的生命是吧。」阿蠻很清楚,一旦兩方開戰,她到底要以戚國為主,還是娘家為重?

在這種時機點,後宮的女人被拿來當人質都是很常見的事情,歷史不都是這樣重演的嗎?

「不,大王說,假設真的演變到這種情形時,禮儀部的暗衛隊將全數交給公主指派,全力護住公主跟全太妃安危。」

阿蠻呆住了,她以為這個不怎麼在乎她的阿爹,怎麼會顧慮她的生死

殊不知,在那天父女的深談中,巫里對這個女兒的看法大有不同

甚至還打算如果真的開戰了,帶回來羅札當軍師也是個穩賺不賠的生意

原本趙儀還想再多說什麼,但是看到葉特合跟雷托扛著一頭母鹿回來之後

就找了個藉口離開

「公主,你說,這個大學士,可靠嗎??」一直跟著阿蠻旁邊的蘇沐,有點擔心的看著阿蠻

「不管可不可靠,他手臂上的烙印是鐵錚錚的証據,這是阿爹培訓的暗衛標誌沒錯的,蘇沐,你幫我調派一個小廝回羅札問一下阿爹。我們剛起身沒幾天,他騎著馬衝回去,也不會花太多時間,記住,一定要暗中行事,不可讓其他人知曉。」

「我知道了,公主。」

 



第八章

就在送嫁隊伍在草原上行走了十來天,很快的就來到了戚國外城的城外

今夜一行人浩浩盪盪的就在城外的官家驛站落腳

趙儀等待大家都安置好,便先入城去通報

明天將準備迎接阿蠻公主入城

此刻,阿蠻正舒服在木桶裡面泡澡,連日的趕路,好不容易可以泡起澡來

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能放過啊

正當阿蠻享受的泡著澡,讓絳珠兒幫她按摩僵硬的肩膀時

蘇沐走了進來

「公主,人回來了,確實是大王的意思,不過大王還有一件事情交代。」

「說…..」

「大王交待,讓雷托王子留在戚國,可以不用回來草原了。」

阿蠻張開眼睛,不解的看著蘇沐,為什麼阿爹要下這個命令

雷托是最沒有殺傷力的人,為什麼不能回草原?

「回來覆命的暗衛說,大王只說了兩個字,牽制,而且還叮嚀著這件事情不能讓大王子知道。」

阿蠻一下子就懂了父親的意思了

用雷托來牽制住葉特合,同樣的也牽制住戚國皇帝,對於這個大舅子居住在戚國,也比較不會怠慢了羅札王女

只是父親到底知不知道,葉特合也沒有打算回羅札的念頭了?

還沒來的及多細想,絳珠兒就在旁邊吱吱喳喳

「雷托王子不回去也好啊,不然他在草原也無聊,來戚國也可以看是要做生意,還是要幹嘛的,只是幹嘛不讓大王子知道啊?」

阿蠻跟蘇沐兩個對看了一眼

幸好蘇沐沒有把話講的太白,所以絳珠兒只聽懂後面的話

「因為葉特合如果知道我硬把雷托留在戚國,他會不會大鬧戚國皇宮,你覺得這樣會比較好嗎?」

阿蠻懶洋洋的又閉上眼

絳珠兒才後知後覺的大叫 :「對吼!!如果大王子那種脾氣衝進來,那會鬧的很難看,不行不行,不能讓大王子知道。」

蘇沐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絳珠兒是單純沒心機,但就是太大嘴巴,所以很多時候,都是蘇沐貼身的保護阿蠻,雖然絳珠兒的武功比蘇沐好,但就是太好拿捏了

「絳珠兒,明天入城時,妳還是要守在公主旁邊保護公主,明天的人潮一定不會少,雖然有大王子跟三王子在,還是要謹慎點才是。」蘇沐不厭其煩的再三叮嚀著

阿蠻覺得泡的也差不多了,緩緩起身,明亮的燈光照映著她一身小麥色的胴體,雖說阿蠻的體態不是如同戚國女子般纖細,但常年騎馬打獵的關係,還是有著緊實線條的

「公主,明天你要穿隆重點的儀服,還是輕便點的。」絳珠兒連忙幫自家主子擦拭好殘留的水珠,雖然是春分時刻,但晚上還是有點冷的

阿蠻想了想,明天進入戚國之後,就沒什麼機會穿自家的衣服了,那麼就趁這個時間再穿上一回吧

「這次我不想坐著馬車進城,我要騎馬入城,穿儀服但頭飾挑簡單點的就好,其餘王女一併照常辦理。」 阿蠻轉動著眼睛,嘴角微微的笑著

蘇沐跟絳珠兒兩人相視一會兒,咱們公主又要搞什麼事兒了??

 

第九章

 

草原最大部落的羅札公主來戚國了,這一天,戚國的外城城民們都擠在官道上

想看看這羅札公主長的什麼樣

雖然離首都還有七天的行程

但趙儀還是把消息先放了出去,所以不少戚國的子民們都很好奇

這個素來與戚國友好的羅札部落公主,到底長什麼樣

城門打開了,打前頭的,是大王子葉特合

戚國子民看到葉特合臉上那道從右臉劃至左臉下頷時的疤痕時,膽小的人都嚇的不敢說話,有些小孩甚至是看到就嚇哭了

而有些膽子較大的女人,甚至是迷戀的看著葉特合因為騎著馬,而露出大半精壯的胸膛

雷托則緊跟在後,雷托就比較吃香了,長的太奶狗了,又有小虎牙,笑起來特別可愛,不少女孩紛紛把手上的手巾往前丟去

這是戚國人的傳統之一,代表著女方示意男方可以與他有進一步的交談,沒有到非君不嫁的地步,但戚國男人常以自己收集到多少女孩手巾,做為自己魅力的象徵

跟著兩位王子身後,一車又一車的野獸皮毛跟奇珍異寶也緩慢的映入百姓們的眼睛裡,這也是巫里大王要做出的派頭

緊接著的就是六位羅札王女,穿著同系列的大紅色儀服,騎著馬,緩緩往前進,而且讓人不解的是,這六位王女全部都戴上了面紗,讓人分不清楚到底誰才是真正的阿蠻公主

遠方的酒樓上,正有兩名男子,正好整以暇的嗑著瓜子,看著底下洶湧的人潮以及緩慢前進的隊伍

這趙儀是不是把場面搞的有點大了啊…….

「主子,你放著朝政的事不管,真的是為了來看羅札王女嗎??」

是的,眼前這位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兒,就是戚國皇帝容玉璟,貼身的侍衛毓霖一臉不解的盯著自家主子

他真的百思不得其解,這王女再過一個多月就要嫁到皇宮裡面了,為什麼主子就一定要現在先衝來外城看

現在可好了,人家都戴面紗了,是要怎麼看?

容玉璟笑而不語,不慌不忙的品著上好的茶茗,隔了30多年,才有羅札王女進城,趙儀這樣大張旗鼓的辦了這場,到底是要演給誰看?自己嗎?早知道就不要讓這小子知道自己會來外城了

此時,為首的王女解開了面紗,露出了精緻的妝容,但,卻不是阿蠻公主?!!

而在旁邊戚國居民,看到這位王女的真面目,不由得開始粉粉稱讚起來

「這就是羅札王女嗎,好美啊。」

「是啊,你看王女額頭上那美麗的藍寶石,這應該就是那個嫡公主吧。」

「聽說嫡公主在羅札相當低調,沒想到這麼美啊~~。」

聽著眾人的讚美,絳珠兒氣死了,這應該是屬於咱家公主的讚美,為什麼都被那個郡主給搶走啊!!

看著自家公主默默的退到第四位時,絳珠兒真的很想衝上前去把阿蓮娜郡主給拉下來

「公主,為什麼風頭都要讓給阿蓮娜,那明明應該是屬於你的位子,而且她還主動把面紗給摘下來,這不是故意的嗎?!」絳珠兒非常不服氣,她就是看不慣阿蓮娜那種做作的樣子

「有差嗎?她愛出風頭就讓她去唄,反正進宮之後,她也是在我之下,這時候讓她出個風頭又有何不可。」

低調向來是阿蠻的行事作風,而且這次來看送嫁隊伍的人太多了,能不當領頭羊就盡量不要當,她倒也樂的很

阿蓮娜當面紗摘下時,躲在酒樓的容玉璟主僕兩人也看到了,看到阿蓮娜的美貌,毓霖也被震驚到

「這羅札王女明亮的美貌真的跟戚國女子不一樣啊,是吧,主子。」

容玉璟若有所思的把玩著手上的瓷杯,早就有聽聞探子的回報,這羅札公主是個生性低調的人,而且不怎麼愛參加部落的活動,怎麼這次居然大方的跟底下的百姓報以笑容,這不大像是傳聞這般呀

正當容玉璟還在思索的時候,不經意看到其中一個王女,正不客氣的打起哈欠,雖然是隔著面紗,但是不難看出來,她真的覺得這陣仗真的很無聊。瞧,她還在伸著懶腰呢,到底是有多累???

阿蠻殊不知她無聊打哈欠的動作都被容玉璟看到了,百般無聊的想著到底何時才會走到今日要入住的府邸時,前方的隊伍好像發生了變故

阿蓮娜為首的駿馬,突然好像發狂似的仰天長嘯,舉起了前腳就要往前踢,就好像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要把坐在牠身上的阿蓮娜給甩下來

阿蓮娜卻只顧著尖叫,甚至是把馬兒調頭,四處亂跑

一看到馬兒發狂,看熱鬧的百姓們也嚇到了,眾人開始尖叫亂竄,其餘王女的座騎也被干擾到,紛紛想要掙脫控制,頓時官道上的場景非常混亂。

畢竟是草原上生活的王女們,撇開阿蓮娜的座騎之外,其餘的馬兒都被各自的主人給安撫好,絳珠兒則是半刻不敢鬆懈的跟著主子身邊,深怕會出了什麼意外

這時,阿蓮娜被身下的座騎給摔落下來,跌了個狗吃屎,眼看這馬蹄鐵就要踩到阿蓮娜的身上了,葉特合飛身過來,  跨坐在駿馬身上,努力的轉向馬頭,往前狂奔,當下之急,只能先讓這匹馬兒先發洩完,安穩下來才是

這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卻讓容玉璟大開眼界,原本已是想讓毓霖帶著暗衛衝去處理了,沒想到葉特合的反應如此之快,這葉特合著實不簡單

雷托急忙騎著馬衝了過來,此時百姓們都做鳥獸散了,但依舊還是有些好事者站在遠處觀望著。

沒料到雷托直接忽略倒在地上哀嚎的阿蓮娜,逕自來到阿蠻這裡,這讓阿蓮娜看到,更是氣到牙癢癢的

阿蠻,你有沒有怎麼樣?」

「我沒事,葉特合已經去處理那頭駿馬了,你快去看看阿蓮娜吧。」

阿蠻已經看到阿蓮娜那副極度不爽的嘴臉了,不想再多生什麼事端,趕緊打發雷托過去

自己則是騎著馬,到前面去盯著那些嫁妝,這突如其來的躁動,讓阿蠻不得不警愓起來

幸好,東西都還在,最具代表性的殺羊刀,阿蠻則一直貼身放著,未到大婚之際,她是不會亂拿出來的

容玉璟看著阿蠻熟練的清點嫁妝數量,又能馬上調派其餘侍衛處理其他事宜,一樣都是戴著面紗,但跟其他王女相比較起來,這般條理有序,她才是真正的羅札王女-阿蠻公主吧?!那個他即將要迎娶的女人。

而剛剛那個走在最前面的女人,應該是旁系的王女,只是為什麼順序會調動了?難不成這羅札公主事先知道會出事了??

無所謂,接下來後宮應該會很好玩,他的皇后應該會忙壞了

想到著,容玉璟不由得笑了出聲,今天溜出來是對的,意外的發現這個準備迎娶的王女還有點意思,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這個即將入宮的女子會有什麼樣的作為了。

 



第十章

接到暴動消息的趙儀,從官邸連忙趕了過來,他有點錯愕,怎麼就出事了

幸好沒有出什麼大事件,不然他對皇帝跟大王就兩方都難交待了

一頓折騰之後,眾人都進到了官邸,阿蓮娜沈不住氣,就馬上對著趙儀發難

「趙大人,這次暴動的事,本宮覺得你有必要給我們一個交待。」

阿蓮娜非常生氣,為什麼就她這麼倒霉被座騎給摔落,害她的手腳都有多處擦傷,甚至連她漂亮的臉孔也有受損,這叫她如何入宮受寵

雷托聽不下去了,就直接衝上前開罵

「我才想問你,沒事為什麼要霸佔阿蠻的位子,明明是阿蠻為首,什麼時候輪到你排前面了。」

雷托相當不喜歡這個表妹,雖說王叔平時很照顧他們這些小輩,但是對自己的女兒卻相當溺愛,甚至還會放任讓阿蓮娜去跟安達清爭寵

「是她自己慢吞吞的,沒有人要坐第一個,那我就來坐嘛,反正王女那麼多個,又不是非得要她不行。」

阿蓮娜向來就看不起這個不受寵的表妹,雖然大家都說最美的是安達清,但是阿蓮娜覺得那只是因為她們幾個投胎投對肚子,所以被眾人奉承,她阿蓮娜才是最美的那朵花

這次要嫁入戚國,阿娘就再三跟她告誡,一定要想辦法拿到戚國皇帝的心,最好是當上皇后,這樣就算父親只是個親王,但也一定在羅札部落更有面子

葉特合走上前去,抓著阿蓮娜的下巴,惡狠狠的盯著她

「我警告你,羅札嫡公主是阿蠻,不是你這個庶出的女人,要不是叔父疼你,你根本沒有資格擔的起郡主這個稱號。今天幸好阿蠻沒有受傷,不然我們全部都會吃不完兜著走,你知道嗎?!」

阿蓮娜委屈極了,今天受傷的人是她,為什麼大家還是站在阿蠻這邊,對,她是貪圖著為首當領頭羊的風頭,但是如果今天不是她的話,那麼摔下來的就會是阿蠻,那麼,她也算是有功勞吧

阿蓮娜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再怎麼樣,都不應該是由她發難,再怎麼說,戚國看重的是羅札的嫡公主,其餘的族女都只是陪嫁!!

趙儀走到前面,對著阿蠻葉特合就是深深的一揖,他壓根兒就沒想到會碰到這麼大的簍子

原本他只是想討好容玉璟,所以才會選在外城辦了一個這麼大陣仗,沒想到差點壞了事。是的,趙儀知道容玉璟想來看看羅札王女,因此才會讓全城的百姓都來,怎知道會這樣

「今日造成這麼大的暴動,是下官辦事不力,還請公主見諒,下官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明明就是你辦事不力,你可以準備回家吃自己了,還當什麼禮儀大學士,笑掉人家大牙了。」

「你給我閉嘴!!!」

阿蓮娜又在旁邊幸災樂禍,冷不防卻被葉特合大吼一聲

葉特合轉頭看向阿蠻,打開手掌心裡面的東西,眾人一看,是一隻死掉的蜜蜂

「我在馬鞍旁邊,發現這隻蜜蜂,因為牠螫了馬,所以那匹馬才會一吃痛就抓狂。」

看著葉特合手上的蜜蜂,阿蠻瞇起了眼睛,真的這麼剛好嗎?

「趙大人,戚國的蜂農都居住在外城嗎?我記得都快要立夏了,現在是採蜜的時節沒錯吧?」

「公主,我大戚國的桂花蜜是整個武陵大地推崇的好物,蜂農們為了要供應給京城裡貴人們的需求,所以他們的居住地都是比鄰著京城而居,外城這邊風沙大,不適合養蜂,所以這邊沒有蜂農。」

趙儀一講完,大家頓時寒毛直豎,這裡沒有蜂農,但卻有人能把蜜蜂帶進城裡,更能在適當的時機,造成馬兒狂暴,這若不是有高人指點所為,那麼就是他們的隊伍裡面混進了內奸…..

一想到這,葉特合丟了一句,我去檢查那匹馬,轉身就離開

留下了滿腹心事的眾人,阿蠻覺得看來這次的王女送嫁,是有人明擺著不想讓她進宮了

 



第十一章

一行人又在前往京城的路上,一進入戚國的國土,整個風土民情就完全不一樣

不但來往的商隊變多了,官道上隨地擺攤的小販也不少

葉特合當天就馬上把出事的駿馬跟馬鞍等相關配件,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檢查一遍,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馬兒也沒有出現中毒現象

而這件事情也就只能當做意外的突發事件給蓋棺論定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葉特合阿蠻商量,決定把隊伍給拆成三小隊,不再以聲勢浩大的送嫁隊伍前進

阿蠻帶著兩個貼身婢女跟葉特合先輕裝趕往京城

趙儀帶著其餘的陪嫁王女隔兩天再出發

最後雷托殿後,扮成商隊將那一箱箱的嫁妝運往京城

所幸,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什麼問題,五天之後,阿蠻跟趙儀等人就在京城會合了

而此時離大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月

依照慣例,阿蠻等人是要先進入皇家準備的官邸接受培訓

許多準備進宮的女子,都是要先來這裡接受宮裡的掌事嬤嬤指導禮儀,如果是尋常官家女兒,那麼禮儀上倒也要費上一點心思去摸索,更別提阿蠻他們是從草原來的馬上兒女了,光是從方便活動的馬裝換成襦裙,就讓她們這群人叫苦連天了,尤其是帶來的貼身侍女更吃力了,因為她們要比自家主子還要熟練換穿衣物跟配件才行。

進入官邸訓練已經快十天了,雷托一行人才姍姍來遲,聽雷托說中途有人水土不服狂拉肚子,所以才又在中繼站休息了幾天

阿蠻倒是沒有太在意此等小事,因為她光是要背一大堆如何行宮禮的手勢跟儀態,就被掌事嬤嬤們念了很久

反倒是另外兩個族妹,麗坦跟麗露學的很快,一下子就上手了,也有可能跟她們兩個沈靜的性子有關,阿蠻跟這兩個族妹雖然從小就沒有太多的交流,但彼此都是友好的。

「公主公主,聽說這幾天京城有一年一度的花燈節,咱們要不要溜出去逛逛?」絳珠兒趁著阿蠻在休息時,幫阿蠻搥肩頭,悄悄的提議著

「花燈節??那是啥??」

「這花燈節啊,向來就是在立夏前後辦的一個慶典,跟元宵節不一樣,聽說啊,一共會舉辦7天,大家可以把自己做的花燈放到運河上面祈福。更有年輕男女會來這裡放花燈,祈求自己能招到一個好姻緣,晚上還會有夜間集市,熱鬧極了,晚上也會放煙花呢!!」

絳珠兒還有一個優勢,就是很容易就可以跟當地的居民打好關係,因為嘴巴甜又熱情,所以很多掌事嬤嬤都很吃她這一套,而阿蠻一到官邸就先派了一人一包銀子跟質地比較好的狐皮給嬤嬤們,也算是拉攏了不少人心

「聽說啊,這花燈節也會有各藝館裡面的花魁出來表演,最後一天讓大家投票選出第一名的花魁,身價可是水漲船高的呀~」蘇沐在一旁也不忘把自己聽到的消息透露給自家主子聽

阿蠻想著,反正一旦入宮了,想要像現在這麼隨心所欲好像也沒辦法了,當機立斷就決定,花燈節第一天就準備偷溜出去玩

「好!!那麼絳珠兒,你去打聽一下花燈節是那一天開始,蘇沐你去盯著掌事嬤嬤的作息時間,我看這陣子他們應該對阿蓮娜比較頭痛,咱們這幾天乖一點,這樣我們才能溜出去玩!!」

「你們要去那裡玩?我也要跟!!!」 雷托不知道從那裡跑出來,居然偷聽到他們的談話,這隻長不大的狼崽子!

「雷托,你下次要進來時,可以先敲一下門嗎?」阿蠻不由得撫著額頭,早晚會被雷托嚇死

「你們門又沒關,我就直接進來了啊,咱們草原上也沒有要敲門這規矩啊。」

「但是這裡是戚國…….你這樣早晚會被揍了一頓再被丟出來。」阿蠻當下只是隨口這麼一說,沒想到日後竟一語成籤

「先不說那麼多了,你說你們要去玩是不是,我也要跟,不然我就跟葉特合說!」雷托噘起嘴來,雙手交叉抱著胸,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但阿蠻只覺得這個哥哥很幼稚……..

「行!你要跟也是可以,可是你要先去準備。」

「準備什麼??不就是上街逛逛嗎??」雷托不懂了,只是出門逛個市集,是要準備什麼。

「我們三個都被綁在這官邸裡面學習著禮儀,不像你跟葉特合可以四處閒逛,當然是要幫忙收集情報啊!你要去找這次花燈節有什麼好吃好玩的,我們才不會浪費時間呀,你總不會認為咱們七天都可以日日溜出門吧!」

阿蠻真的無語問蒼天,為什麼她這個哥哥這麼呆………..

「也是!!好,那我去收集情報,那要帶葉特合去嗎?」

「不要!!!!!」阿蠻等三人全部異口同聲的反對,拜託,帶葉特合去多恐怖,他那張冰塊臉就可以嚇跑一堆人,而且太容易被認出來了,不行不行,絕對不可以!!

阿蠻走上前去,狠狠的盯著雷托,陰沈的說了一句話

「你要是敢讓葉特合跟著來的話,我就叫他把你拎回草原……………..」

「沒….沒問題…我處理,我處理。」說完,雷托就馬上跑了出去

阿蠻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到底誰才是年長的那一方啊

 

第十二章

華燈初上,阿蠻一行人趁著掌事嬤嬤們的精神全力放在阿蓮娜身上時,趕緊逃出官邸

多虧了絳珠兒,靠著自身的輕功還不錯的基礎,放了幾隻無毒的大蜘蛛在阿蓮娜沐浴完準備要換的衣服上,造成了不小的騷動,阿蠻相信,憑著阿蓮娜那種無理也要鬧成自己有理的個性,說不定等他們逛完回到了官邸,都還沒有人發現他們不在的事實,想到這,阿蠻就笑咧開了嘴。

阿蠻,這裡這裡。」阿蠻剛來到跟雷托相約定好的大樹下,就聽到雷托呼喚的聲音,阿蠻三個人剛走向前,卻發現,除了雷托之外,居然還有其他不速之客

「三哥,他們是誰??」阿蠻警戒的看著眼前兩個不熟的男子,這雷托到底是從那裡認識的男子

雷托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頭勺,看著自己妹妹

「你不是叫我去收集情報嗎?但我真的對戚國不熟啊,我就去問了大學士,他就推薦了這兩個人,聽說是戚國當地的嚮導,我想趙儀推薦的人應該不會有錯唄。」

一聽到是趙儀推薦,阿蠻的警戒就鬆了幾分,但依舊沒有完全信任。

「敢問先生大名?」

容玉璟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遇到自己的未婚妻,原本趙儀也以為只是雷托想逛個花燈節,但他自己忙著大婚的事情已經忙到焦頭爛額了,剛好容玉璟來找他,想了解羅札王女的事情,就把自己的主上推給了雷托,陰錯陽差下,兩個人就這樣見面了

「在下容一,這是我的弟弟容二,今日受了大學士的請託,就來帶雷小姐跟雷公子了解一下咱們戚國的風土民情。」容玉璟一副窮酸儒模樣,讓毓霖看傻了眼,這是他們家主上嗎?怎麼這麼做作?

容姓是戚國大姓,姓容的很多,但阿蠻也知道容一這應該是假名,不過趙儀介紹的,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至少不要讓葉特合或是阿蓮娜跟到就好。

容玉璟這時才有機會看到他即將迎娶的羅札王女,長的很清秀,不是那種艷麗型,但算是有氣質,尤其是那對杏眼,非常好看

「容先生,那麼快帶我們去玩吧,聽說第一天集市有活動,還有花燈放水流,快帶我們去長長見識吧!!!」雷托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開始大玩特玩了

容玉璟做作的打開扇子搧了起來,慢慢的往前走去

「小姐,這就是你那天在外城要求戴面紗的原因嗎?」蘇沐不確定的看著自家公主,難怪那天她會要求要戴面紗,但是,公主本來就想要溜出來玩了嗎?

「其實我那天不想露出真面目的原因,只是因為怕被有心人士盯上,殺羊刀一定要保護好,所以我才會魚目混珠要求大家一定要戴面紗,反正戚國人也不懂咱們的禮節,不是嗎?」

阿蠻當下只是覺得陣仗太大了,不想要太出風頭,沒想到意外的保護了自己的真面目,所以她現在才可以這麼肆無忌憚在京城走動,也不怕被人認出來,多輕鬆啊!

容玉璟料想著阿蠻一行人應該是都還沒吃晚餐,就先帶去集市遊玩

「容先生,這是啥?怎麼這麼嫩,還甜甜的?」

「這是豆腐腦,古人傳下來的小吃甜品,有的小販會做甜的,有的是做鹹的,就任君挑選,配上咱們戚國有名的桂花蜜,再加點醃漬的梅子,非常開胃。」容玉璟不忘拿了一碗加了桂花蜜的豆腐腦給阿蠻,毓霖只覺得自己好像完全插不上手,看到絳珠兒跟蘇沐兩個也被晾在一旁,趕緊也端了兩碗過去。

雷托吃了一口豆腐腦就連聲叫好,死活都要跟來戚國真的對了,在草原都吃不到這種玩意兒

「這豆腐腦真的好特別啊,還是你們戚國人肯費心思,我們在草原上都吃不到這種東西,直接烤一烤就可以吃了呀。」

「雷小姐您覺得呢?」

阿蠻細細的品嘗了這豆腐腦,真的很像腦花,不用費太多力氣就可以挖起來,含在嘴裡真的馬上化掉,配上那個桂花蜜糖水,好清甜啊

「我以為這會很甜,沒想到這麼清香,不死甜呀~很好吃。」

「先別急著吃光,再加顆梅子下去,還有再淋上沒化開的桂花蜜,味道更不一樣。」容玉璟小心翼翼的把醃漬梅子放入碗中,再挖了一小勺的桂花蜜淋到了梅子上,再鼓勵阿蠻試試看味道。

阿蠻把梅子跟豆腐腦一同入口,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原本以為這梅子會非常的酸,可是因為搭上了桂花蜜,所以酸度被桂花蜜給中和了。梅子事先去了籽,多了一點酸味,反而讓豆腐腦的黃豆味更加明顯,超搭啊

容玉璟看著阿蠻吃東西的模樣,突然之間有點看傻了,他後宮的嬪妃個個吃東西都像好像要她的命,吃東西也吃的很面無表情,完全不像眼前這個小女人,怎麼可以吃東西吃的這麼幸福??這不過就是碗豆腐腦呀!

「容先生,這開胃的小點心吃完了,有沒有肉啊,我想吃肉!!」

「雷公子,你們初來乍到,一定沒有吃過我們京城裡面最有名的酒樓吧,裡面的烤鴨跟酒槽魚可是一絕,要不要讓我主….大哥,帶大家去試試???」

「妹妹,你想吃嗎??」雷托一聽到烤鴨,眼睛都亮了,素聞戚國的鴨子肥美,而戚國的水道也很多,養的魚兒品質也很好,這都是在草原都很難得吃到的食材呀

看著雷托那個臉,阿蠻就知道,這容一很會看人臉色啊,一碗豆腐腦就先把大家給收買了胃

「那就去吃看看吧,我看今天集市人太多了,要逛應該不好逛,不如先填飽肚子,人少了點,咱們再去看看有什麼好逛的。」

說到底,自己也是被那食材給吸引了,一個小小攤子的豆腐腦就讓他們折服,那麼接下來的烤鴨.酒槽魚應該不會差到那裡去了。

容玉璟阿蠻的表情一一的記在心裡,看來這兄妹兩個真的就是用吃就可以收買,看來接下來幾天,他得想法子多讓他們溜出官邸才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按讚加入芽月的粉絲團

延伸閱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